海夜
lof基本存文,不太常用
常驻wb@海夜江年_真的是海夜夜夜


【成御】月下

混个更

想不起来发过了吗


当御剑回到家时,屋内一片黑暗。

御剑皱了皱眉,不是因为黑暗,而是成步堂居然少有的没有关上阳台门。窗帘被夜晚的晚风吹起,月光轻柔地洒落进来,这让御剑忽然有些心里一动。

他走到阳台的落地窗边,却惊讶地看到成步堂正在阳台台上仰视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月亮。

听到响动,成步堂转过身来,微笑着说道:“欢迎回来,御剑。”

御剑却因为成步堂在这月色之下的笑容有些失神。月光在他身后投下,连那平日里看起来有些扎人的刺猬头也看起来柔和了几分,成步堂的脸虽然因为阴影的缘故显得有些晦暗,但那月色却让他的笑容莫名的染上了某种令人心跳加速的神秘。在那双明亮的褐色的眸子中,御剑能看到...

【成御】No more,no longer

补档/存档

——————————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当有人问起你和成步堂律师的关系时,你总是这样回答。

可你心里清楚:你和他的关系,并不是简单能用朋友这个词概括的。你们并不是只有纯粹的朋友关系;也并不仅仅是律师和检察官。恋人。或许这个词最适合概括你们曾经的关系。

是的,恋人。你们是恋人。曾经。你们在情人节相互赠予巧克力和爱意;你们在夜色下牵手,暗地里十指相扣;你们拥抱、亲吻、欢爱、嬉戏,回想起时你总是讶异那时的流连与缠绵,像似一个温情、轻柔、泡沫般的、绚烂的粉红色的梦。

可你与他相向而行。他是有着光辉经历的律师,你是检察局年轻的检察局长。你们是两条截然相反的道路,像是两条平行...

【成御】刺猬与鱼

写于2017.7.3成御日

补档/存档

———————————


成步堂是一只刺猬。

一只普普通通到和其他刺猬没什么两样的刺猬。

如果真要说这只刺猬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的话——

他爱上了一条鱼。


一条鱼。

一条住在森林的湖中的鱼。

鱼的名字叫做御剑。

是一条有着红色鳞片的漂亮锦鲤。


成步堂很喜欢那条鱼。

它每次经过湖边时总是会在湖边静静地等一会,看看御剑会不会上来透气。

可是通常情况下,成步堂很少有机会能够见到御剑,它总是失望地离开湖边。


有一天,成步堂突发奇想要学游泳。

说来也是奇怪,成步堂身为一只刺猬,却是个不会游泳的刺猬。...

【成御】你的名字。

补档/存档

————————————

也许,更应该说这是爱情。

他爱他。成步堂龙一爱御剑怜侍。

也许正是因为爱得太过于深刻,心心念念里满是爱情的滋味,那连同空气中也漂浮着爱情的味道。那是甜腻的,甜腻得总是能让人忘记了那其中所蕴含的一丝苦涩的味道。

成步堂无从知晓御剑对他的感情,但御剑在念到他名字时,声音总会有一丝微妙的变调。那已经足以让他欢欣雀跃,因为,御剑对他和对别人,大抵是有那么一点不同的。

也许是因为谐音的缘故,他在说着那个与他的名字同音的词时,连同那个词也有了微妙的变调——像是在念他的名字。这时候,成步堂就如此庆幸,他的名字,能让御剑挂在嘴边。他感到荣幸。无上的。

也许是...

【成御】晚幕之后,与你共这漫天星光

补档/存档

——————————

此时已是晚餐时间,饭菜的香味从各家各户里传出,飘散在上空,给黄昏增添了一丝平和。

『御剑,吃饭了。』成步堂从厨房里走出来,把端着的一碟菜放到桌子上,望向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恋人。

御剑放下手中并没有看进几个字句的报纸,他早已久候多时;天知道那香味使他如此的饥肠辘辘,直往他这边飘来,萦绕在他的鼻尖。

两个人坐在饭桌前,成步堂端起碗,笑着说起了美贯的近况,那闲聊得漫不经心。御剑默默地听着他说话,偶尔应和他两句;或是发表不同意见,如此的平常而笑意融融,这便是他们最平淡无奇的日常。

他们都已不再年轻。他们都已年过不惑,所长和检察局长,都几乎等同虚衔;后辈们...

【成御】誓言过后依旧厮守,愿你归来

写给《The idolm@ster gt》合志的成御

补档/存档

————————————

夜晚的灯火依旧通明地点亮城市。御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厚重的衣服像是要压得他喘不过气,让他的脸色在寒风中愈发地苍白。

『晚上好,御剑先生。今天也要散——出来走走吗?』街头变魔术的少女摘下礼帽,熟稔地与他打着招呼,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有百花盛放。

『嗯。』御剑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安静地站在他身边的男人,『带这家伙出来走走。』

『那就不打扰您啦。祝您好运,御剑先生。』少女笑嘻嘻地从那顶礼帽之中抽出一束蓝色的风信子。

御剑接过少女手中的风信子。这束风信子优雅,美丽而纯粹的蓝,让人想到倒影般的天空。少女...

【夏洛龙】彼岸

补档/存档

————————————

我们回到日本的那天,天灰蒙蒙的下起了雨。在我踏上日本的土地时,我回望了一眼海面。遥远的隔着海的在那一边的大英帝国,我看不见它,但我仍然忍不住望去,像是还能够看到那个与日本不同、繁华又有着灰暗气息的国家。那里已经是离我很遥远了,但我仍然忍不住看向海平面。

寿沙都小姐大概是看出了我有心事,双手握拳地安慰似的给我鼓劲:“没关系的!成步堂大人,一真大人明年肯定也会回来的。”

她大概是以为我在为了亚双义没能和我们一同回来而失落。

我笑着向寿沙都小姐表示了感谢,然后婉拒了让寿沙都小姐陪同我一起回去的提议。寿沙都小姐和御琴羽教授先离开了,我独自一人站在码头看海...

【夏洛龙】巴别塔

补档/存档

——————————

您和我之间就像隔着一座巴别塔。夏洛克说。

人们欲筑通天之塔通天,神害怕人类建成这座塔,给予大地上的人类惩罚,人们因此失去了相互沟通的语言,流落到世界各地,而巴别塔也因此成为一个传说。

龙之介回过头,用讶异的目光看着说出那句话的侦探。巴别塔。龙之介知道这个故事,却不明白他的意思。

的确,他们像是身处两个世界。世界著名的大侦探和东方的留学生律师。命运让他们阴差阳错地相会,像是两条本不应相交的平行线却有了交点。巴别塔。

爱丽丝更喜欢长发公主。龙之介说。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夏洛克,只是忽然想起某次他给爱丽丝讲的睡前故事。

高塔里的长发公主吗?夏洛克扬起眉毛...

© 海夜江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