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给我画的成御
呜呜呜太好看了

【成御】誓言过后依旧厮守,愿你归来

参本文解禁
我觉得我真是对不起各位大概是字数最少题目最长的那个了(……)

夜晚的灯火依旧通明地点亮城市。御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厚重的衣服像是要压得他喘不过气,让他的脸色在寒风中愈发地苍白。
『晚上好,御剑先生。今天也要散——出来走走吗?』街头变魔术的少女摘下礼帽,熟稔地与他打着招呼,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有百花盛放。
『嗯。』御剑点了点头,瞥了一眼安静地站在他身边的男人,『带这家伙出来走走。』
『那就不打扰您啦。祝您好运,御剑先生。』少女笑嘻嘻地从那顶礼帽之中抽出一束蓝色的风信子。
御剑接过少女手中的风信子。这束风信子优雅,美丽而纯粹的蓝,让人想到倒影般的天空。少女在遇到他时,总是会神奇地从礼帽中变出一束...

【成御】告白之后

突然脑补了一下笨蛋情侣告白之后的故事
雨后小故事

他被成步堂告白了。
御剑有些恍惚地想。
雨已经停了。夏日的雨,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早晨的天气预报还说今天仍然会下一整天的雨,可现在才刚过晌午,雨,已经停了。
彼时他们刚告别不久;御剑走在公园的湖边,碧蓝色的湖水清波荡漾,倒映着放晴后被雨水洗净的、一派澄澈的湛蓝青空。
蓝色。
御剑今天第一次注意到天空;连日大雨所带来的雾蒙蒙的色彩让他几乎忘却了天空的色彩。御剑忽然意识到,雨已经停了。原本灰蒙蒙的色彩都被雨水冲刷洗净;这一刻,天空,湖水,似乎浑然一体,泛着明净而美丽的蓝,是那样的澄澈,他下意识的想起了——
糟糕。御剑把那个即将脱口而出的名字又咽了回去。但他的...

repo一下
赞美各位参本的太太

成御50题

稍微尝试填一下问卷

果然比较话废所以写得很简略太抱歉了

非常感谢太太的问卷!

以及为了写问卷稍稍翻了一下以前写过的成御还有各种草稿纸...........才发觉我居然写了那么多吗..........而且很多可爱的梗居然都没能发出来有点遗憾,还是有点想填坑的(........)


1、请问如何称呼?

嗯...........问本人吗(。

就叫海夜


2、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成御的?

2016年大概11月?


3、喜欢成御的契机是?

...........对不起这个真的不知道 至今对我来说还是个谜


4、有发生过让你觉得「喜欢成御真是太...

【成御】晚幕过后,与你共这满天星光

回来除草(。
这标题长得我震惊(……)
大概时间线在未来线上的成御

此时已是晚餐时间,饭菜的香味从各家各户里传出,飘散在上空,给黄昏增添了一丝平和。
『御剑,吃饭了。』成步堂从厨房里走出来,把端着的一碟菜放到桌子上,望向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恋人。
御剑放下手中并没有看进几个字句的报纸,他早已久候多时;天知道那香味使他如此的饥肠辘辘,直往他这边飘来,萦绕在他的鼻尖。
两个人坐在饭桌前,成步堂端起碗,笑着说起了美贯的近况,那闲聊得漫不经心。御剑默默地听着他说话,偶尔应和他两句;或是发表不同意见,如此的平常而笑意融融,这便是他们最平淡无奇的日常。
他们都已不再年轻。他们都已年过不惑,律师和检察局长,都几乎等同...

【成御】パラサイトキス(1—3)

丢一下前段时间写的文

脑洞来自于女神异闻录4kuma社群和下面这首诗

一个奇特的paro

补祝一下大家新年快乐!(。

——————————————

我看亘古星河在穹幕下流逝

短暂一瞬结为永恒即为瞬息

星象神秘莫测如同命运指引

偌大舞台之上仅余盛大演出

漫天星辰恍如装点舞台饰品

满目皆是繁华若有稀世珍宝

直到日出之时舞台落下帷幕

只余若有所思仿佛流水叹息

破晓之中曙光落于展翅黑鹰

献上晨曦的第一缕光辉祝福

预示如同金乌复苏烈火重生

夜幕在这一刻终将消失殆尽

       舞台,谢幕于新生最初时...

【成御】Last day

深夜六十分的题目

顺便回来写写成御

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我也会继续爱逆转!


这一日正是一年当中的最后一天。夜色了笼罩这座城市,天色便早早的在夕阳未落尽之时黯淡、沉寂,在瞬时之间夜幕如同潮水般涌来。

御剑抬起头,寒冷让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温暖的呼吸在他眼前蒸腾成一团白气,他的眼前有了一瞬的朦胧。白雾散后,他看清了今夜的星空。夜晚总是澄澈、幽深、不可预知,但星辰却驱散了那令人无解的恐惧和神秘,柔和的光芒与无边无际的深蓝夜空交相辉映,那便有了些罗曼蒂克的色彩,像是蓝色妖姬。诚然,这的确是个极好的天气,夜空晴朗明净宛若琉璃,却远比琉璃更加纯净。夜色下霓虹灯光使这座城市五光十色,它便显现...

【成御】For the forever

回来更个新

时间轴意识流不知道会不会看不懂

——————————————

御剑想起,在那三年期间,他和成步堂总是很少相聚的时间。也许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莫名的可以说是少得可怜,他似乎对许多事都记得很清楚,每每回忆起来,他总是能感到他的心中泛起了涟漪。
御剑再一次出国学习,他忽然收到了一封从日本寄来的信,是成步堂写给他的。他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这种通信方式有些好笑,却又感觉自己满心期待着成步堂会在信里写些什么。信的内容他有些忘却了,无非是那个律师絮絮叨叨日常的琐事,和他最近接到的几个案子,虽然只是一些平常的小事,但他却仿佛看到了他坐在桌子前给自己写信时的样子。他忽然忆起了成步堂曾经对他说...

【成御】刺猬与鱼

这篇你们意会就好(捂脸)

7.3成御日快乐呀!

这是我的第一个成御日

提起祝各位了因为明天在学校看不到粮而且还考试qaq


——————————————————


成步堂是一只刺猬。

一只普普通通到和其他刺猬没什么两样的刺猬。

如果真要说这只刺猬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的话——

他爱上了一条鱼。


一条鱼。

一条住在森林的湖中的鱼。

鱼的名字叫做御剑。

是一条有着红色鳞片的漂亮锦鲤。


成步堂很喜欢那条鱼。

它每次经过湖边时总是会在湖边静静地等一会,看看御剑会不会上来透气。

可是通常情况下,...

【成御】 君の名は。

原作研究出的脑洞(。

很甜非常甜的脑洞

题目和同名电影没什么关系


——————————————

也许,更应该说这是爱情。

他爱他。成步堂龙一爱御剑怜侍。

也许正是因为爱得太过于深刻,心心念念里满是爱情的滋味,那连同空气中也漂浮着爱情的味道。那是甜腻的,甜腻得总是能让人忘记了那其中所蕴含的一丝苦涩的味道。

成步堂无从知晓御剑对他的感情,但御剑在念到他名字时,声音总会有一丝微妙的变调。那已经足以让他欢欣雀跃,因为,御剑对他和对别人,大抵是有那么一点不同的。

也许是因为谐音的缘故,他在说着那个与他的名字同音的词时,连同那个词也有了微妙的变调——像是在念他的名字。这时候,成步堂就如...

只、只是个看了加勒比海盗的脑洞

五月病结束回来更一发

【成御】light

忽然翻到以前写的一篇文
干脆拿出来当粮(你

成步堂看着窗外,阳光投落到教室里化作一片光晕,像是羽毛一般落在了桌子上,成步堂看着那张桌子,空无一人的桌子,让他的心也变得空落落的。
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这对小孩子来说,这种情绪大概还是复杂了一些。成步堂看着桌子上落下的光晕,莫名感到了迷茫。
“成步堂!你别想了!御剑那家伙不会再回来了!”矢张这样对他说。
这是真的吗?成步堂这么想着,他扭过头看向空无一人的教室,那里没有任何人。
他的心似乎随着御剑的离开也跟着离开了,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变得空无一物,莫名感到了委屈,像是被抛弃了那样。
他与御剑开始有了交际,始于一次小...

【成御】逆转的恋人与爱情

好吧我久违的回来了
整个月水逆到拿不到电脑于是换了旧电脑更
结果电脑炸了只能用手机更
先塞个脑子有病的脑洞
饿到割腿肉

——————————————————————————————

成步堂有气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希月·新人律师·代魔术助手·现魔术道具·心音路过一旁,看到自己的上司如此的低气压,也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成、成步堂先生,您没事吧?”心音不安地看着他。

成步堂略略抬起头来,看见是心音,笑了一下,说道:“是心音小姐啊。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心音怪异地望着他:“成步堂先生,可是您的脸色真的很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

【响王】夏

四季系列之二

响王的蜜月游轮之行

本来这应该是个系列然而我并不会写游记


海上的夜晚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隐隐约约能看到岸边的一点微弱的亮光,天上繁星点点,天与海相接,像是遨游在星河之中,早已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

王泥喜站在游艇的尾部,夜晚清爽的海风扑面而来。让他因为在船舱里待得太久所造成的晕眩的不适感稍稍缓解了一些。耳边传来的是一波接一波海浪的哗哗水声和船上发动机轻微的振动的声响。王泥喜听着这些声音,目光看向黑暗中一望无际的大海。

不知过了多久,船停在了海面上,来自发动机的轻微的嘈杂也停下了。随着身边趋于安静的氛围,王泥喜听到了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那个人...

【成御】春

因为想写四季所以写了这个

结果发现脑洞堆太多根本写不完(。

于是决定春冬给成御夏秋给响王

四个故事独立不影响食用

本篇亲情向

繁樱盛开的时节,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

春天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太过美丽的季节,总是能让人生出无限感叹。

美贯弯下腰,拾起了一片花瓣,怔怔的看着这片淡粉色的花瓣。

“美贯在看什么?”身后传来成步堂的声音,美贯扭过头,看向身后提着篮子的成步堂还有走在他一旁的和御剑。

这大概是她自那个事件之后第一次看到爸爸穿上西装。她为她的爸爸这样的样子感到了莫名的欣喜。也许爸爸其实更适合站在法庭上吧。想到这里,美贯的心情不由得低落了下来。

像是看出美贯的心思,成步堂笑着摸了...

【成御】月下

这是一篇我满脑子全是CG的文

非常不明所以的深夜日常

成叔very苏注意


当御剑回到家时,屋内一片黑暗。

御剑皱了皱眉,不是因为黑暗,而是成步堂居然少有的没有关上阳台门。窗帘被夜晚的晚风吹起,月光轻柔地洒落进来,这让御剑忽然有些心里一动。

他走到阳台的落地窗边,却惊讶地看到成步堂正在阳台台上仰视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月亮。

听到响动,成步堂转过身来,微笑着说道:“欢迎回来,御剑。”

御剑却因为成步堂在这月色之下的笑容有些失神。月光在他身后投下,连那平日里看起来有些扎人的刺猬头也看起来柔和了几分,成步堂的脸虽然因为阴影的缘故显得有些晦暗,但那月色却让他的笑容莫名的染上了某种令...

【成御】失温症

元宵节贺文    祝元宵节快乐www

从白天写到黑夜结果也没有多少字数

———————正文——————

   成步堂忽然感到了焦虑。

   他身体的温度似乎在开始一点一点下降。偶尔攥紧拳头,他就能感受到某种冰冷的凉意从指尖传遍身体。

      但他焦虑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担心御剑会发现他身上细微的变化——自从身体变得冰冷之后,他担心会让御剑察觉到所以再也没有与他有过身体接触,即使需要也会尽量避免。...


【成御】piano&violin 1

时间是四代失去徽章后

逆检2和四代的时间线有交换失徽章在前逆检2在后

感觉我怎么老用英文标题其实是不会起标题

算是平行世界

——————正文——————

    在波鲁哈吉工作的日子应该可以说是无聊的。虽然每天都会有客人来到这里,和他玩上几局牌,但这并不能提起他丝毫的兴致。虽然也会有些实力不错的客人来到这里,但是却没有一个是能赢过他的。

   他从来没有过任何一场败绩,但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一份能让他生存下去的工作罢了。

这一天更是如此,甚至没有一个客人上门,冷清到极其无聊。

“啊啊,今天是出了什...

【成御】Another one

依然没什么关系的标题

OOC有

不知算糖中刀还是刀中糖

——————正文——————

成步堂终于想通了。

他再次看了一眼不远处那个红衣男人和那个人谈笑的身影,拉下自己那顶帽子遮住双眼,只露出了一个淡淡的释然的笑容。

“再见。”他挥了挥手,消失在空气当中。


成步堂从茫然之中回过神来。

他……回到了事务所?

可是,他不是在路上忽然遇到了车祸吗?照这样来说,他早就应该是一具尸体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那么突然地遭遇了意外,美贯她……会很难过的吧?虽然美贯看起来很坚强,可是她还只有十五岁,就让她一个人承担那么多,实在是对不起扎克。...

【成御】女孩子们的礼物为什么那么奇怪

又名《我可能收到的是假礼物》

恶趣味向小段子

ooc文风

——————正文——————

【真宵】

成步堂放了一个用紫色包装起来的礼物在御剑的

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御剑皱着眉头问。

“送给你的。你会喜欢它的。”成步堂笑着说。

想起早上真宵把这个塞给自己时一脸期待的表情,成步堂就觉得自己很想吐槽。

为什么庆祝交往礼物要送大将军啊!

真宵还得意的说有大将军的限量签名,不过之后就被自己打断了,想想也知道真宵绝对会说个没完,结果还导致了被真宵发了一通脾气。

“成步堂……刚才你说这是什么?”御剑忽然问他。

“啊?我说有大将军的限量签名。”成步堂还有点分神,不由得脱口而出...

【成御】You and me

不知道有什么关系的标题

架空时间线

—————正文——————

手上传来御剑的温度。

虽然并不是很温暖,御剑的体温甚至有一点冰凉。但是,把御剑的手握在手里,成步堂却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全世界。

想要一直像这样,紧紧握住他的手。想到这里,成步堂不由得傻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御剑偏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一脸傻笑的成步堂。

“没什么,像这样牵着御剑的手,感觉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成步堂在说这话时,眼神亮得让御剑有些无法直视。

“有什么不真实的,而且你就只有这种感受吗?”御剑轻哼了一声,但他翘起的嘴角泄露了他内心的愉悦。

“当然不是。和御剑在一起简直是就像做梦一样的,所以我感...

【成御】Waiting

御剑视角

时间线是33岁的四代前

新年贺文第二篇

——————正文————————

御剑来到事务所门前,依然像之前那样大门紧闭。他看着这扇门,心里有些恼怒,又有些无力。

七年了,距离成步堂失去律师徽章已经七年了,而成步堂也失踪了七年。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虽然手机号码也没变,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

御剑不断地寻找失踪的成步堂,这一转眼就是七年,而他也找了七年。他多次来到事务所门前,可是次次都是大门紧闭,好像没有人在一样。

成步堂,你到底去哪里呢?生气过后,无力过后,就是一片茫然。御剑觉得,自己真的失去了什么。

一个月之前答应了交往,一个月之后就不见了那人。明明是你提出交往的,可...

【成御】Waiting

成步堂视角

时间是二代2—3结束后

新年贺文大家新年快乐!

————————正文————————

成步堂看着窗外飘落的飞雪,飞扬的雪让他想起了去年他与御剑最后一次在法庭上交手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落雪,纷纷扬扬的。

可是之后,御剑就不告而别了,留下那张“御剑怜侍选择死亡”的字条就不知去向了。成步堂感到愤怒而又失落,又隐隐约约夹杂着其它的东西。这种感情是什么呢?他也不太明白。

自那以后他努力不去想到御剑,所以他再也没和任何人提到过御剑的事。可是狩魔冥的出现,再次让他想起了那个忽然不告而别的男人。

而他那近乎逃避的行为实在让成步堂感到不可理喻,所以,他少见地对真宵发了脾气。现在,他的心...

囚于一室(下)

感谢各位小天使喜欢我的文!

圣诞节来一发

感觉变成了触摸系play

文笔有点渣还是祝各位阅读愉快

——————正文————————

沉默。

饶是御剑,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成步堂在说什么。

他吞吞吐吐地吐出一句话:“那个……成步堂你刚才说的……是把……裤子脱下来?”他祈求是他自己听错了。

“对啊!”成步堂解释道,“你看把裤子脱了,我就可以拿得到刀了。毕竟被勒着御剑你也不舒服吧?”

“成步堂你是白痴吗?!”御剑忽然骂道。

“哇啊!抱歉抱歉!”虽然不知道御剑为什么忽然发火,但总之先道歉再说吧。

“我怎么可能把裤子脱下来!我们两个都不可能办得到的吧!而且成步堂你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囚于一室(上)

真的不是囚禁play

恶趣味之作

第一次发文

———————————正文————————————

成步堂昏昏沉沉地从昏迷中醒过来。 

他看到眼前一片漆黑,不由得吃了一惊。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在法庭的洗手间里,然后,自己就被弄晕了。

成步堂想站起来,可是他一站起来,就被手上的绳子勒住,而且,他好像被人下了药,腿又麻又软,根本无法动弹。

“你醒了吗。”身后传来毫无起伏熟悉的平板声音,仿佛他们是在聊天而不是被绑架了。

“御剑?!”成步堂这才发现,他的身后靠着的不是一堵墙,而是活生生的御剑。而且他的手还和御剑的手绑在了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御剑?”成步堂问道。

“...

©海夜江年 / Powered by LOFTER